谈资有营养|在可以尽情杀戮纵欲的西部世界里,人类愉快地给自己挖好了坑

2016-10-14 06:50:11

新闻中心>谈资>正文内容

额头上的苍蝇即将爬过德洛丽丝的瞳孔,她无动于衷。她醒来了四次,每次都不一样。

第一天,德洛丽丝在清晨醒来。她缓步下楼,向父亲问好,享受清冽的空气,面对广袤的美国西部原野。这么好的天气适合写生,她拿起画板跃马而去,却在街道上无意邂逅了从远方归来的英俊情郎。两人在草场上驰骋放牧,情意绵绵。

但日暮归家之后,等待他们的竟是血腥。双亲被匪徒爆头,情郎虽然挺身而出击毙匪徒,却被一个刀枪不入的神秘黑衣人一枪毙命。美丽的德洛丽丝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,被黑衣人拖进了谷仓。

第二天,德洛丽丝依然在清晨醒来。她缓步下楼,向父亲问好,享受清冽的空气,面对广袤的美国西部原野。这么好的天气适合写生,她拿起画板跃马而去,却在街道上无意邂逅了昨晚蹂躏她的黑衣人——只是她已经没有印象。情郎?这一天没有情郎。

这就是德洛丽丝每天的生活:起床、下楼、问好、拿画板、写生。之后能不能遇见情郎,要看有没有客户中途插入;晚上会受到多大的伤害,要看这天来的是一个客户,还是一群客户。

德洛丽丝是“西部世界”主题乐园里历史最长的接待员。她和其他2000名男女人造人接待员一起,每天负责满足1400名真人游客的需要——从杀戮到强暴的任何需要。

“西部世界”主题乐园真实地位于美国西部峡谷地带,面积大约与北京市相仿。乐园管理方使用先进的3D打印技术制造出足以乱真的机器人,并设置好他们的性格、情感、身份和记忆,再用一个Ipad来控制他们的生死存续。在乐园中有超过100条的故事线,真人玩家可以自由选择游戏方式,因为每一次、每一天都不一样。

人造人接待员可以与真人客户交谈沟通、可以把酒言欢、可以勾引性交、可以举枪相向——但他们的枪对真人无用。除了设定好的互相残杀剧情之外,他们甚至不会伤害一只苍蝇:客户的安全重于一切。

人造人的一切都是被设定好的。悲伤、喜悦、惊恐、暴虐……一切情感都是被程序注入脑部芯片的。一切都是自我重复:每天的记忆在一天终了时会自动清除,第二天醒来之后周而复始,直到管理方更改剧情。

乐园运营方尽力让人造人接近真人:发明者福特享受造物主的快感,为人造人不断植入更智能化的意识程序;编程者想方设法让人造人妓女说中文,以吸引更多说华语的游客;而某些公司员工,甚至爱上了她面前的这一堆非生物材料。

游客抵达乐园伊始,一群各种肤色的人造人俊男靓女接待员就微笑着迎上前来,任何需求均可满足。新游客一般都惊叹于游戏的真实程度,而老司机一般都是先脱裤子啪啪啪,再直接进入杀戮模式开枪啪啪啪。杀谁?想谁就是谁。区分人造人和真人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开一枪。被子弹穿胸爆头的人造人将被回厂送修,然后重新上线开始新一轮被屠。

而更高级的玩家不屑于这种简单低级的杀戮模式。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已经在这个乐园里来回徘徊了30年,他的目的是寻找这个游戏的隐藏关卡、寻找下一个世界的入口。为此他已经干掉了一个团的人造人,并且在强暴德洛丽丝的时候要求她反抗,不然感觉太无趣。

既然外观上无法分辨,真人和人造人有什么分别呢?所以西部世界的最大吸引力就在于:真实。真实的杀戮与纵欲,而且不需要有丝毫的道德负罪感,以及承担后果——无数的游客因此而来。能玩得多尽兴,完全取决于真人玩家的想象力。反正,不满意一切都可以再来。

看,第三天,德洛丽丝仍然在清晨醒来。她缓步下楼,向父亲问好,享受清冽的空气,面对广袤的美国西部原野。这么好的天气适合写生,只是父亲却没有了往日的安详。他抓紧德洛丽丝,面带惊恐,先知一般地吐出一句莎剧《暴风雨》中的台词:

“地狱已空,恶魔倾巢而出,来到了这里。”

这天晚上,德洛丽丝经历了场镇上的一场大屠杀,情郎在枪战中死在她的面前。

芸芸众生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恶念,只是大多数时候都处于控制之下,或出自道德良知的约束,或出自对于法律制裁的畏惧。不管表面有多么和善,都不代表恶念的不存在。

在西部世界里,你付钱购买的就是恶念的解放、欲望的伸张。既然人造人不是真人,完全可以对他或她任意地为所欲为。顺眼或不顺眼,想奸即奸想杀即杀,甚至次序都由你决定。来过这里的老司机都深有感触:“没人能拒绝这里的诱惑。”

常人心中隐藏的那些黑暗,会在这个世界狩猎、杀戮、纵欲和折磨他人的过程中暴露无遗。第一次踏进乐园、胆小慎微的胖游客,一枪打穿了人造人的脖子之后,看着躯体在地上还没断气的抽搐样,大声喊他的妻子:“亲爱的,快去把那个摄影师叫过来,我们要拍合影。”

在一个欲望不受限的环境里,按理宣泄之后人应该变得更安静平和,但实际情况是:黄暴激发的只是更多的戾气。一言不合,就可以用刀把你的手钉在桌上。

恶就是恶,不管对着石头还是人造人还是真人,屠刀的性质不因面对的物体而改变。在被淘汰回厂之前,德洛丽丝的父亲再一次引用了莎剧的台词:

“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.(这些残暴的欢愉,必将以残暴结局。)”

人性的恶在合法的规则下肆意伸张,最后仍然是归于自身。有什么样的根,就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来。

《西部世界》源于1973年的同名电影,导演兼编剧是迈克尔·克莱顿,《侏罗纪公园》的原著作者。今年10月2日,HBO最新开播的这部有营养新剧,由安东尼·霍普金斯、艾德·哈里斯这样的老戏骨和埃文·蕾切尔·伍德这样的美女担纲主演,首播就达到330万的创纪录观看人次。第一集的起承转合及故事容量,几乎已经足以成为一部电影。

剧中的黄暴镜头,并非只是吸引观众的噱头,而是表达故事场景和氛围的必要条件。可以想见,整部《西部世界》将是人造人接待者逐渐具备真正的自我意识、然后对自己的创造者大开杀戒的经过。一幕又一幕,都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人类自掘坟墓的见证。

从《终结者》中毁灭人类的天网,到《黑客帝国》中把人类作为能量来源的电脑母体,再到《人工智能》中温情脉脉的情感交流,无论机器的善恶如何,其逐步拥有人的智能,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
2016年3月,人类的最顶尖棋手之一、韩国九段李世石在7天的5番棋比赛中,以1:4的比分输给了谷歌智能系统Alphago。赛后他表示,“人类已经很难战胜Alphago了。”

目前人类还能控制机器,但没人能保证人类能永远控制机器。其实从机器人诞生的那一刻开始,人工智能就已注定将最终失控:处于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,对于科技满足欲求的极限是从来不存在的。

在貌似正当的环境下,欲望的无限伸张会带来怎样的恐怖?《西部世界》的重点不在于提供一个明确的答案,而是提出一连串无关具体情节、而是直逼人心的问题:

为娈童癖提供极度仿真的性爱机器娃娃,他们就能变得良善如常了?

虚拟世界里的为恶是否是欲望的正常宣泄?比如CS游戏里的一枪爆头?

在欲望不受限的环境里,自我节制和向善的意义何在?

飞速发展的科技究竟是推动人类进化,还是推动人类灭亡?

谁知道我们本身是不是某个剧本里的接待员?我们究竟是谁?我们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?

这已经不是电视剧中的问题,而是人类当前正在面临的问题。《西部世界》所蕴含的对现实大量的影射和隐喻,与其说是科幻,不如说是对未来世界的寓言、预言和预演。它的每一幕,完全都可能成为现实。它的意义,就在于让你在当下看到了真实的将来。

因为第三天清晨父亲对她的异常言语,德洛丽丝在这天终了时被回收。操作人员问她:“你会对我们撒谎吗?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你会伤害任何生灵吗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

操作人员松了一口气,让她通过了检测,继续在西部乐园里服役:没有理由淘汰一个运转正常的人造人。

于是第四天,德洛丽丝照常在清晨醒来。她缓步下楼,向已经更换之后的人造人父亲问好,享受清冽的空气,面对广袤的美国西部原野。

此时一只苍蝇飞到了她美丽的颈项上。

她带着微笑,一巴掌拍死了它。


推荐: | 厨房里的人类学家 | 装在口袋里的爸爸 | 装在口袋里的爸爸全 | 装在口袋里的爸爸套 | 装在口袋里的爸爸1-7

本文标题:谈资有营养|在可以尽情杀戮纵欲的西部世界里,人类愉快地给自己挖好了坑

谈资 有营养 #124 可以 尽情 杀戮 纵欲

网站首页 | 百分之一旗舰店 | 拼多多优惠券 | 网站地图 | 手机版 | 新闻中心 | 2021-09-21 17:04:04

Copyright © 2021 百分之一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闽ICP备09061460号-4